青岛散啤研究报告 | 当地人为什么都喜欢用塑料袋装啤酒?

作者:好客山东网

夏天来啦,又到了撸串、哈啤酒的季节了!

      有的泡沫,一旦破碎,让人沮丧、难过,像股市、像楼市、像不切实际的爱情;有的泡沫却恒久新鲜,让人兴奋、快乐,像大海、像肥皂水儿、像啤酒。这种奇妙的液体,已经深深沁入了青岛人的血液中,变成了自身的一部分。用塑料袋打啤酒喝,对本地人或外地人来说,已经成为一种青岛的城市符号。

 

      围小桌坐马扎、一盘炒蛤蜊或是一碟"毛花拼盘“,推杯换盏中增进感情,一个塑料袋拎上三五斤,做几个小菜独饮——这是散啤带给青岛人金不换的惬意生活。当然,这也是岛城夏季的”杀手锏“,而且是男女通杀!!!

 

 

      随着气温的升高,银晃晃的散啤桶摆满了岛城的大街小巷、酒店商铺,每天忙不迭地迎来送往;泛着白沫、金黄色的酒端上来,猛灌一口,那才真是叫爽。很多到过青岛的外地人开玩笑说,夏天一踏上青岛,就能闻到让人流口水的散啤味。爽性地大口喝散啤成了岛城独特的夏日文化。

 

 

“啤酒”这个词是青岛人发明的

 

      一百多年前,在当时国内还没有“啤酒”这个叫法,那时的青岛人以及商家便把德文的“BIER”翻译成“皮酒”,这也奠定了啤酒的中文读音。同时,由于还兼具健脾利尿的作用,青岛人也把“皮酒”叫做“脾酒”,表示常喝“脾酒”可以达到健脾开胃的功效。在1922年出版的《青岛概要》中,开始出现“啤酒”的字样,从此逐渐在国内开始流行。也就是说,“啤酒”这个词是青岛人发明的。

 

 

散啤是青岛人的特权

 

      在青岛,男女老少,就好这一口。好比重庆人对火锅的执念;北京人对豆汁的热爱,青岛人也绝对离不开马路边的散啤。

 

      上世纪计划经济时代,还没有用塑料袋来装啤酒,有的人想将啤酒带回家,就得拎着暖壶和铝制水壶来打;如果是在饭店里喝,大瓷碗便成了最常见的喝酒器皿。一个个大碗一字排开,服务员抡起袖子,用舀子从盛散啤的大缸里舀上满满一舀子啤酒,像武林高手一般,飞快地从头开始一碗一碗地把啤酒倒在里面,顾客则排着队端走自己的碗,心满意足。

 


暖壶和铝制水壶

 

      80年代,在青岛的路边出现了啤酒摊,一个啤酒桶,再摆张桌子放几个板凳。青岛人喝上几口就去上班了。那时候,青岛人把那些酒桶叫“炮弹”,一个炮弹是50斤,就像煤气罐似的,上面还有阀门。

 

      后来开始打酒回家,一个塑料袋拎上三五斤,做几道小菜配酒,猛灌一大口,一天的疲惫也就没有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青岛人爱喝散啤,一是喝新鲜,二是喝口感。这都是除了青岛在哪都享受不到的特权。

     

      散啤在0℃时灌装到保鲜桶,并直接从生产厂运输到销售终端,减少了环节,保证了啤酒的新鲜度。而且,它始终保持0℃,让人喝起来有冰凉的口感,而又比冰镇的瓶啤顺口。

 

 

夏天是散啤的天下

 

      青岛人喝啤酒是不分季节的。在青岛,冬天也能看到饭店和啤酒屋里一桶又一桶的散啤,青岛人喝的不亦乐乎。当然,随着天气越来越热,青岛人的酒量也越来越大。

 

 

      在夏天,青岛人习惯用散啤来消暑。0℃的散啤比冷饮健康,比瓶啤痛快。新鲜的散啤,在三十几度的天里,喝一口,那叫一个爽!散啤代替了白开水、冷饮、绿豆汤,你能看到马路边下象棋的老大爷,拐棍上都挂着一袋散啤。

 

      夏天的青岛大街小巷都是卖散啤的,真正的随时随地满足青岛人喝啤酒的需求。小卖部、啤酒屋供不应求,饭店、超市也都看的到几个大啤酒桶。到了下班的时候,随处可见提着散啤的青岛人,空气里都是新鲜的啤酒花味儿。

 

 

啤酒屋里故事多

 

      最好的散啤都藏在啤酒屋里,青岛有成千上万个啤酒屋,有人奔着二厂的去、有人奔着五厂的去。啤酒屋通常比较简陋,面积不大,门口摆满了高高低低的啤酒桶和几张小桌子、小板凳。

 

      夏天的晚上,啤酒屋是相当的火爆。有的时候走了几条街,转了几家啤酒屋,这屋里门外都坐满了。门口的一个小桌子前就能围坐上三五个大男人,每个人手里举着一个大“菠萝杯”,桌上一盘毛豆,一盘蛤蜊,就能喝的兴高采烈,酒没了,喊一嗓子:“老板!再来一扎!”不知不觉几斤啤酒已下肚。

 

      小小的啤酒屋里装着成千上万的故事。这里有年轻的小伙子、有白领精英、有出租车司机、有漂亮的姑娘,形形色色的青岛人汇集在此,大口喝酒大声聊天,放松自在。

 

 

青岛各厂啤酒,味道有啥差异?

 

      青岛人喝啤酒,喜欢挑厂。青啤在市内的几个工厂,除了最早的一厂,市内还有二厂、四厂和五厂,三厂则在平度。各个酒厂由于各种客观原因,生产出来的啤酒口感存在一定的差异。青岛人口味挑剔,啤酒哪里的好喝一尝便知。

 

      客观来说,一厂的啤酒清爽甘冽、泡沫丰富细腻,好喝且不易上头,如我们常喝的奥古特,还有小绿瓶、小棕瓶等经常出口国外的系列。二厂的都说容易上头,实际上个人感觉也确实如此。四厂、五厂也一直不错,五厂还是原先的崂山啤酒厂。

 

青岛人哈啤酒咋个喝法?

 

      在离青啤一厂1.2公里远的营口路,有一个壮观的啤酒屋群,地处台东商业圈中心位置,由利津路、台东六路、台东七路等近10条路围绕而成。在这里聚集喝啤酒的人几乎算的上是最多的,而且基本通宵营业,所以也被“亲切”地称为“酒彪子一条街”。

 

 

      来这里喝啤酒撸串,你可不能穿得板板正正的,西装革履不太受这里的欢迎。你要来,最好是上身穿个宽松的汗衫或者T恤,下身配一条大裤衩,脚上蹬一双凉鞋或者拖鞋。

 

      好啤酒配上新鲜海鲜才是正道,旁边就是农贸市场,来喝啤酒的土著们通常都会去挑选一些新鲜的大虾、蟹子,鱿鱼,生蚝,拿到啤酒屋来,付点加工费让老板加工一下,一方面吃个口感,一方面也吃个肚子平安。

 

      一筷子鱿鱼下肚,再扒只大虾扒个蟹子,咕咚咕咚灌一杯刚从厂里运来的新鲜扎啤,什么烦恼也都就着下了肚,好不快哉!

 

 

“白叨叨,赶紧哈了!”

散啤代表了青岛人最接地气的生活,

代表了一种平等的人际关系,

散啤和青岛早已融为一体!

此时此刻,

当青岛啤酒又端(dan)起来的时候,

属于青岛的夏天开始了~

 

Top